灰犀牛事件

理财论坛分类: 交流灰犀牛事件
中国理财网 管理员 提问于 7月 以前

何为灰犀牛事件? “灰犀牛”是与“黑天鹅”相互补足的概念,“灰犀牛事件”是太过于常见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的风险,“黑天鹅事件”则是极其罕见的、出乎人们意料的风险。

灰犀牛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你能看见它在远处,却毫不在意,但一旦它向你狂奔而来,定会让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它并不神秘,却更危险。可以说,“灰犀牛”是一种大概率危机,在社会各个领域不断上演。很多危机事件,与其说是“黑天鹅”,其实更像是“灰犀牛”,在爆发前已有迹象显现,但却被我们一直忽视和忽略。

一些精英学者在文章中列举了“灰犀牛”的例子,比如触发本轮全球化逆潮和民粹主义崛起的深层次问题——不平等问题。这一问题由来已久,却一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直到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世界经济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复苏持续疲软,中产和贫民阶层生活持续恶化,贫富差距扩大,最终成为触发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小概率的灾难事件)的诱因之一。

2017年7月17日,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的首个工作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发评论员文章《有效防范金融风险》,文中提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要增强忧患意识。……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对各类风险苗头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置若罔闻。

哪些事件算是灰犀牛事件?

“灰犀牛事件是非常明显的而且很容易想象得到的事件……这些潜在的危险影响都是极其可怕的,不论是在政治领域、经济领域、环境领域、军事领域,还是人文领域。很多时候,我们都已经见过灰犀牛了,因为它曾经发生在我们身上,或者是其他人身上:一次市场的崩溃、一场战争、一次心脏病突发、一次飓风袭击。它在发起冲锋之前已经给我们发出警告。问题不是它是否会攻击而是何时发起攻击。”

中国的房地产、金融系统、股市,显然都可以看到灰犀牛。利益结构的固化中,灰犀牛的影子也时隐时现。

《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的作者渥克说,“危险的到来很少是出其不意的,总是事前发出各种各样的警示信息,让人识别,做好防范准备。可怜的是,这一次次的机会,都被错过了。于是,真正的危險就随之而来了。”

灰犀牛事件因此有这些特征:概率很高;破坏力巨大;可以预测;可以防御。

在灰犀牛流行之前,一直流行着“黑天鹅”事件的说法。在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所写的《黑天鹅》里,把美国的9.11事件、泰坦尼克号沉没、地震、海啸等历史上很少出现的大灾难事件,都视为典型的黑天鹅事件。黑天鹅事件的特征是:概率很低;破坏力巨大;很难预测;难以防御。

于是,在这个世界上,同时存在着发生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的风险。

不得不说,塔勒布和渥克这两位的分析,虽然并不深刻,但提炼的概念堪称一流,而且非常契合这个时代的痛点,因此似乎可以提供一种分析和应对这个世界的框架。

但很明显,灰犀牛和黑天鹅并不足以说明整个人类社会的灾难复杂性,除了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的风险,还有另一种风险,即自我套牢的风险。这种风险更广泛,散布在宏观、中观、微观的层面上,体现在政治、经济、社会、心理、文化、科技等太多的领域里,恐怕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1个回答
中国理财网 管理员 回答于 7月 以前

故事:灰犀牛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你能看见它在远处,却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来,定会让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它并不神秘,却更危险。

“灰犀牛”是一种大概率危机,在社会各个领域不断上演。很多危机事件,在爆发前已有迹象显现,但却被忽视。就像中国古语所云:久入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久入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

中国的灰犀牛

2017年7月17日,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的首个工作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发评论员文章《有效防范金融风险》,文中提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要增强忧患意识。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对各类风险苗头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置若罔闻。这是人民日报首次提到“灰犀牛”概念。

中国“灰犀牛”之一:高房价

早在1996年,面对经济的疲软态势,朱镕基总理提出“住房建设可以成为新的国民经济增长点和新的消费热点”;1998年7月国务院颁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宣布从当年下半年起取消房屋实物分配,1998年也被称为中国房地产元年,此后房地产业发展势头强劲,并成为我国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2000年至今,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涨了两倍,其中2015年住宅商品房价格是2000年的3.32倍,办公楼商品房是2000年的2.72倍,商业营业用商品房是2000年的2.93倍。2016年以前,一线城市的涨势已极为明显,2015年6月起,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了极为陡峭的增长,不仅增速远高于二三线城市,甚至也远高于一线城市历史涨幅。2016年,除一线城市带动房价大涨外,二线城市如合肥、南京、苏州、厦门的房价也开始暴涨,故有了“四小龙”之说,一线城市全年同比上涨幅度高达30%左右,二线城市下半年同比涨幅在15%上下。此后随着政府出台各项限购限贷政策,一二线楼市有所降温,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火热,一转负增长的颓势,达到6%上下的增幅。

中国“灰犀牛”之二:高杠杆

高杠杆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企业高杠杆、地方政府高杠杆和住户部门高杠杆。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主任张晓晶撰文 称,过去二十年中国实体经济部门一直处于加杠杆的状态,2016年实体部门杠杆率高达227%,2015年我国实体部门的利息支出是GDP增量的2倍,2016年这一数字为1.4倍,也就是说我国的经济增量都用于偿还利息而且还有缺口。

由于我国地方政府过去长期利用地方融资平台融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负担较重,2016年包含融资平台债务的政府债务负担占GDP比重为55.6%。非金融企业债务中,有70%是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而国企包含了大量过剩产能部门,如钢铁、有色、煤炭、基础化工等。2016年底,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已达44.85%,以2016年年末GDP为基数,则2017年二季度住户部门杠杆率已达到49.93%,但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居民杠杆水平还相对低。

结论:首先,要承认灰犀牛事件所带来的危机的存在,并要成为发现灰犀牛风险的人,成为控制灰犀牛风险的人。其次,不要浪费已经发生的危机,要真正做到从灾难中吸取教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