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适合投资a股吗?

理财论坛分类: 交流索罗斯适合投资a股吗?
中国理财网 管理员 提问于 4月 以前

适合索罗斯投资的风险类产品确实有很多,但是,许多国家关于股票持仓报备的制度,确实限制了神出鬼没索罗斯,使他无法获得盈利权的绝对性控制,这可能是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在股票难有作为的原因了。

现在,近似严苛的股票持仓的报备的制度,在许多国家的股市中执行,包括A股,美股,亚太市场和欧洲股市,或者临期报备,或者大宗交易进行的报备,都是超大宗交易无法隐形了。这个制度的执行,使市场的稍微的风吹草动,都会掀起巨浪的。

而索罗斯的老路子就是首先在某个投资的标的中,获得足够撼动其制度或者机制的筹码,获得对整个盈利盘的绝对优势,然后向对手进行要挟,逼迫其就范。很显然,索罗斯的盈利方式是一种剑走偏锋的方式,钻市场的漏洞,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公平的交易者。

上世纪末亚洲金融风暴的始作俑者就是索罗斯,他首先瞄准了泰国固定汇率的弊端,想泰国银行大量贷款泰币,然后在市场上大肆抛售泰币兑换美元。因为泰国政府央行美元储备相对有限,无法满足大量美元兑换的需求,而导致大量泰币踩踏式的抛售。索罗斯以此逼迫泰国政府放开固定汇率,从而实行了浮动汇率机制。当泰币出现了大幅地贬值以后,索罗斯仅仅花费了少量的美元就归还了泰国银行的贷款,手中还结余了几亿美元的盈利。

索罗斯仅仅看准了泰币施行的固定汇率,和外汇储备严重不足的漏洞,有机可乘。

索罗斯一直以来都坚持做空中国立场,但他始终无法撼动中国央行几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就不要说索罗斯了,就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美联储,这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势力。在做空泰币之后,索罗斯转战亚太,韩国,新加坡和香港等发达地区,试图扩大战果,其中索罗斯在韩国和新加坡都有不俗的战绩,但是唯独在香港阻击战中铩羽而归。

当时索罗斯借助股指期权的辅助盈利工具,首先买入了看空对的股指期权,然后在股票二级市场上兴风作浪,打压股指,寄望股指期权丰硕的盈利。但是最后的结果,确实香港恒生指数节节上升,直到期权交割时,索罗斯都无法打赢香港政府干预市场的决心,无法获得绝对优势,索罗斯才出清港股,卷帘回国了。

在这场港股的保卫战之后,索罗斯对港府和大陆政府噤若寒蝉,在很长的一个时期里,都没有看到索罗斯动过中国和A股的歪脑筋了。即使有片言只语看空中国和A股的消息,也仅仅是聊表感叹而已。

A股不适合索罗斯,不是A股一熊到底的表现,而是索罗斯没有找到A股投资的漏洞,无法获得绝对地控制权,无法具有盈利的绝对地优势地位。这才是A股让索罗斯退避三舍的原因。

2个回答
中国理财网 管理员 回答于 4月 以前

索罗斯来A股分分钟教他学做人。

虽然索罗斯是量子基金是全球闻名的对冲基金,但是他下手的都是些存在投机和做空机会的市场,A股市场很明显不具备这样的特征,也没有类似的做空工具。而且术业有专攻,浑水主攻上市公司做空,索罗斯主攻外汇市场,是做货币的,来A股根本就没有啥机会。

别说索罗斯,股神都不来A股

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很非常牛,在投资界已经封神,虽然这样的大神级人物一直声称对中国市场非常看好,但是在中国除了持有比亚迪一些股份外,基本上这么多年都是空仓。股神都不来,你说索罗斯能来吗?

之前人工智能也铩羽而归

之前据传阿尔法狗团队,利用人工智能来我大A股炒股,半年之后亏损严重,不得不把这个项目停掉,当然也许这仅仅是一个传言。

总之,索罗斯不适合A股,如果哪天他想破产了可以来A股试试。

中国理财网 管理员 回答于 4月 以前

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二者不断地相互影响。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

很多人很熟悉这个词语和概念,但是其实不知道它到底在讲什么。那为了讲清楚这个问题,我请你做一道题目:请判断,中国股市是不是处于熊市阶段。

现在你的心里有一个答案了。

在传统的语境中,如果你认为A股处于熊市,这句话是真的,那么我们可以将它定义为一个知识,就是你获得了某一种知识,用它来指导你的行动,如果是熊市,我就少介入;如果是牛市,我就大胆跟近。

问题是,A股是不是处于熊市,它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当前投资者,包括你在内,你们的想法和决策决定了中国股市未来是不是牛市。

所以假设“中国股市是熊市”这个观点被我们很多的投资者所接受了,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急切地要离开这个市场,然后就推动价格继续下跌,使得“股市是熊市”这个假设变成了一个现实,而这个观点也得到了印证。观点和事实中间,就形成了一个正向的动态反馈机制。

这不是一个静态的认知,它是由参与者创造和改变的一个动态过程。

如果你相信A股市场现在是熊市,作为投资者,你的认知就会参与到熊市形成的过程中间,这就是索罗斯所说的—股票的市场价格是一个历史过程中投资者意识的一部分。

在索罗斯的理论体系中,没有一个静态的均衡,只有“动态”和“反馈”,任何一个时点的市场价格都是市场序列的一个截面。

所谓反身性理论,或者说动态和反馈机制,就像索罗斯自己说的:

参与者的意识决定了未来的走向,而未来会因为个体的当前决策而不同。

所以你看,他不会给你一个具体的标准答案,他告诉你的是,世界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但是在这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中间,是有一些规律可循的。

举个例子

2017年,价值投资的理念开始盛行,随着上层发声,A股兴起了投资绩优股的浪潮。

在索罗斯的理论体系中,价值投资理念,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当时基本趋势。大家的信念,投资大公司绩优股则是一个主流偏向,也就是市场上各种倾向性的观点互相抵消以后,最后占主导的观点。正偏向就是我们所俗称的多头市场,而负偏向就是我们俗称的空头市场。

在价值投资这么一个主流偏向下,白马蓝筹股就开始产生市场溢价。所以一个公司只要业绩足够好,股价就会开始上涨,而索罗斯就把这个定义为“实现价格”。

和很多学院派经济学家对均衡有一个执念不一样,索罗斯认为这三个变量(基本趋势、主流偏向和实现价格),始终处于一个动态变化,互相加持的过程中间。正向的反馈会形成繁荣,负向的则形成萧条。所以我们要观察,如果三个变量开始进入反馈过程,就是入场赚钱的时间。

当时,市场上很多公司想方设法地把自己包装成白马股概念。然后市场就对它们的决定抱以一个正向的反应,而股价就开始上涨。市值的上涨就使得企业有更多的钱去投资收购,这样又使得被投资的标的价格也水涨船高。这样下来以后,整个市场对大而不倒的价值投资预期就更加地强烈,然后促使价格进一步上涨。更多的企业就蠢蠢欲动地要加入到这个游戏中间,而同时市场上其他的参与者,像什么事务所去帮着进行各种会计、审计的处理,使得账面更加好看。基金经理们纷纷地重仓白马蓝筹的公司,分析师不断地唱多,学术圈也进行了各种研究证明价值投资的好处。

但是,这个反馈机制不是一个稳定的均衡、预期,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主流偏见,它在里面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因为价格的进一步上涨,你必须依靠越来越强的主流偏见,所以负向加强的反馈机制就变得越来越脆弱。现在只要出现一点点的反面信息,就可以中断,甚至扭转这个反馈。

后来到了2018年1月底的时候,就逐渐有人意识到,绩优股溢价已经超负荷地运转了,缩量滞涨不可持续。大量资金就开始撤出这个市场。随着去杠杆、资管新规和贸易战,市场的价格就不断下降,主流的偏向转向,然后下降的趋势反而进入了一个自我强化的程序,市场就从繁荣转入了萧条。

正反馈的机制进入了一个非常脆弱的阶段,只要市场有足够强的负面信号,就可以中断这个过程,转入一个负反馈。

“市场”在索罗斯的脑子里从来不是一个静态的概念,而是一个“动态变化,互相反馈”的演变过程—他投资的成就,都是基于对这样一个循环的深刻理解。

无论在什么时点上,市场总是会显出一定的偏向的,而且这种偏向会影响到它预期的事件。也就是说,市场的观点和市场价格是一个内生的关系,价格被观点倾向所塑造,观点和倾向被价格所加强或改变。

所以对个人来讲,投资是要找到一个动态的平衡。在我们决策的过程中间,其实我们特别容易陷入一个静态分析的思维限制。比如说“某个价位买某个股票”,其实这种表述就特别静态,咱们真正要分析的是,市场动态演化的可能方向。

索罗斯的“反身性”投资理论可以用动态和反馈两个词语来形容。

无论在什么时点上,市场总是显示出一定的偏向,而且这种偏向会影响它预期的事件,也就是说,市场的观点和市场价格是一个内生的关系,价格被观点(倾向)所塑造,观点(倾向)被价格加强或改变。

索罗斯的理论体系中没有静态均衡,是一个开放体系,任何一个时点的市场价格都是市场序列的一个截面,一旦理解了这个序列的演进,自然就能做好投资决策。

同样,如今的A股正处于熊市,则是一个主流偏向,也就是市场上各种倾向性的观点互相抵消以后,最后占主导的观点是,A股还会继续下跌。介入的人也越来越少,成交量也越来越低,动态的反馈之下就是继续下跌,当短期下跌动能不足时,下跌的正反馈的机制进入了一个非常脆弱的阶段,只要市场有足够强的正面信号,就可以中断这个过程,转入一个负反馈,既是超跌反弹,所以,熊市一旦有了利好,常常会出现大阳线,如最近的美股经历超跌后出现川普的抄底喊话,2天反弹7个点,10月底上证指数在2449点时上层纷纷喊话,于是之后出现200多点的大反弹。

当前A股的熊市阶段,基于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在A股做空机制不完善的情况下,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和寻找A股短期下跌动能不足的时机,然后介入,等待新的动态市场反馈,一旦出现正面信号,就能博超跌反弹,反弹高度决定于正面信号的负反馈程度和资金动能。

简单点说,就是博极限位的超跌反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