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伟达收购Arm?别闹

近期,ARM被传言出售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绯闻对象从高通、谷歌、三星又到台湾鸿海以及目前最热门的种子选手—英伟达。据《Evening Standard》报道,英伟达已经进入了收购ARM的独家谈判环节,交易有望在今年夏季完成,总金额可能高达400亿英镑。

在外界看来,孙正义的“科技巴菲特”的称号已经破灭。WeWork、Uber的估值相继扑街,注资的低轨卫星通讯服务提供商OneWeb宣告破产,愿景基金二期乏人问津。抛售阿里巴巴、T-mobile股权甚至ARM都在情理之中。

图源 | The Financial Times

《日经新闻》3月23日报道指出,软银计划出售4.5万亿日元(约410亿美元)资产以回购至多2万亿日元股票及减少负债。3月初,软银已经宣布回购至多5000亿日元股票,但为了拯救羸弱的股票表现,孙正义决心再度扩大回购规模。但是旗下的优质资产显然不多。除了T-mobile、阿里巴巴和SoftBank KK的股权外,ARM显然是愿景基金旗下最优质的资产。

试探口风 VS 公众自嗨

英伟达为何成收购“第一顺位”

至于绯闻对象英伟达显然也有足够实力来接盘ARM。伴随着今年Q2业绩的高增长,市值不断刷新新高,曾经的领头羊英特尔甚至在市值上已经落后英伟达接近一个高通了。

今年二季度,英伟达实现营收38.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较去年同期的25.8亿美元增长50%,较一季度的30.8亿美元增长26%。其中,数据中心业务表现抢眼,二季度实现营收17.5亿美元,较一季度增长54%,较去年同期增长167%;游戏业务营收为16.5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24%,这也是英伟达旗下数据中心业务营收首次超越游戏业务成为最主要收入来源。

受到来自数据中心营收强劲表现影响,英伟达股价继续刷新新高,市值来到3130亿美元,在截至今年4月底,英伟达拥有163.54亿美元现金,如果采用股票+现金或寻求银团贷款,英伟达完全由足够筹码接盘ARM。

图源 | Techgage

黄仁勋在Q2财报业绩交流会上表示,英伟达一直是ARM的长期合作伙伴,并在自动驾驶、机器人、任天堂游戏机等众多业务和产品中使用了ARM授权。英伟达还将CUDA加速计算框架带到了ARM平台,ARM有非常好的能效,并有潜力扩展到高性能应用空间。

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的爆发式增长似乎并不让人意外。今年以来,我国国内的IDC数据中心服务提供商股价不断飙升,诸如万国数据、数据港以及宝信软件等公司不断刷新新高。作为云端加速AI的主力供应商,英伟达自然也是充分受益。

但是曾经垄断数据中心市场的英特尔显然不会将这一市场拱手让出。虽然英伟达在数据中心GPU方面依靠CUDA成功实现了逆袭,但英特尔开始尝试升级至强处理器,或者直接推出专门用于数据中心的GPU方案。今年中旬,一款基于Xe架构的GPU将面世,这个产品是为数据中心量身定做。

那么收购ARM的逻辑似乎就好理解了。英特尔试图通过进军数据中心GPU市场来分得云计算带来的巨大增量市场,而英伟达需要在保有自己的AI云端加速优势的情况下寻求削弱英特尔在CPU领域的优势。

图源 | Punto Informatico

那么问题来了,ARM在高性能计算方面有挑战英特尔的底气嘛?很有可能。今年6月,搭载了ARM架构CPU的日本超算Fugaku夺得全球超算冠军,运算速度为415.5PFLOPS(每秒千万亿次浮点运算),这一速度远超第二名美国的Summit。

传统观念看,ARM是移动端霸主,性能偏低,目前绝大多数超算仍然选择了英特尔和AMD的解决方案,但这款基于ARM架构的48核富士通A64FX却打破了大多数人对ARM精简指令集的偏见。

同样在6月,苹果宣布正式在Mac电脑上采用ARM SoC芯片,英特尔在数据中心以及消费者端的CPU龙头地位似乎也正在受到侵蚀。2019年年中,英伟达宣布自己的CUDA平台将在年底全面支持ARM CPU,向ARM生态提供全堆栈的AI、HPC软件,并一起研发超算芯片,扩大在数据中心市场的份额。

监管干预 VS 竞争迷局

收购“绯闻”恐会无疾而终

但即使英伟达想全盘接盘ARM,怕是也难。今年,英伟达已经完成了69亿美元并购Mellanox,该公司最擅长的,就是将数据中心数万个计算节点高效连接起来,形成更加庞大的算力。为了与硬件相匹配,英伟达在今年5月又宣布并购初创软件公司Cumulus Networks,该公司主要销售用于数据中心交换机的Linux操作系统,以便更加高效优化数据中心算力。

图源 | gdm.or.jp

英伟达以太网交换机副总裁Amir Katz表示,“有了Cumulus,英伟达可以在整个网络堆栈中进行创新和优化,覆盖从芯片、系统到包括Cumulus Net Q的分析软件,我们能在整个体系中创新。”而对手思科也制定了从芯片层到软件开发的全堆栈开发路线图,英伟达和思科显然也成了对手。

作为愈发强势的对手,各国政府显然对强势的英伟达保持警惕。ARM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将ARM出售给英伟达将是一场灾难,ARM业务模式的基本支柱之一,就是可以卖给任何人。软银不是一家芯片公司,所以保持了ARM的独立性。ARM的大部分授权企业都是英伟达的竞争对手,如果它成为英伟达的一部分,他们肯定会寻找ARM的替代品。”为此,他积极呼吁英国政府干预这笔交易。

除了会干预英伟达以外,软银这一庞然大物,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也是时刻紧盯。软银曾经试图整合美国电信行业的Sprint与T-Mobile的合并案从奥巴马时代一直延续至今才得以完成,除了FCC的审查外,还面临着加州等地方州检察长的反垄断诉讼。

除此之外,彭博社在2019年就报道指出,软银以90亿美元入股Uber的交易始终没能完成,在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的干预下,软银始终无法向Uber派驻两位董事会成员,也可能永远无法派驻。

图源 | FactorDaily

除了监管阻挠外,软银今年二季度的表现已经迅速回暖。旗下被投公司IPO表现亮眼,贝壳找房、Lemonade以及Vir Biotech刷新新高。今年4-6月,软银实现营收1.45万亿日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2557万亿日元(约826亿元)。同时,饱受争议的WeWork宣布明年将实现盈利,愿景基金也在本季度实现了28亿美元的投资收益。自从今年3月低点以来,软银股价已经上涨了近140%。

除了近况的好转外,或许更为重要的是,ARM是软银愿景基金成立的基础,在软银当初向沙特PIF募资的BP中我们可以看到,ARM互联了全球超90%的设备,而愿景基金就是基于ARM万物互联的逻辑,叠加AI、大数据,然后在寻求对初创企业的投资,如果没有ARM,那么孙正义对万物互联时代最底层的控制就失去了,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说,孙正义这个愿景基金也就失败了。

孙正义自己也表示,对于ARM,他可能选择IPO,也可能选择出售部分持股,也可能最终什么选项也不会做出。

– END –

作者: 股市马经

股市马经是专注分享股票入门,股票知识,股票入门知识,股票入门书籍,是学习股票最好的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