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投宏观:美元贬值风险被“过分夸大”了

财联社(上海,编辑 周玲)讯,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认为,美元将进一步下滑,但其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重要性不太可能减弱,因此有关美元贬值的说法被“过分夸大”了。

美元指数上周跌至27个月低点92.477,较3月份高点跌了10%左右。3月时,受疫情冲击的影响,投资者涌入美元避险,令美元升至三年半的高位。

“考虑对疫情应对不力,至少在未来几年,美国相对优于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表现似乎(难以)得到保证。此外,欧盟新的7,500亿欧元复苏基金也让投资者对欧元作为替代货币的信心增强。”摩根大通的帕特里克·舒维茨(Patrik Schowitz)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

他补充称:“美元利率优势的缩小降低了其吸引力,促使投资者考虑以其他货币储蓄。这些周期性因素不会很快好转,美元可能还有进一步下跌的空间。”

贝莱德投资研究所(BlackRock )也表示,美元的弱势短期内将持续,因导致美元近期下跌的因素将继续发挥作用。“令人担忧的问题是,美元能否保持人们眼中的避险货币地位。伴随有争议的美国总统大选临近,我们正在权衡这些问题。”

美元崩溃风险被“严重夸大”

不过,包括凯投宏观在内的分析人士认为,近期有关美元可能失去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担忧有些言过其实。

凯投宏观的高级经济学家乔纳斯·格特曼(Jonas Goltermann)称,有关美元贬值的说法被“过分夸大”了。

看空美元的人士认为,过去几年来,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例不断下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64.7%,降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62%左右。在2019年四季度,它达到了60.9%的低点。

但格特曼表示,美元指数自3月以来的下跌可以归因于美元储备地位以外的原因,包括低利率和欧洲刺激欧洲经济的举措。后者引发了转向欧元的“显著”变化。

自6月份以来,美元对欧元已经贬值了大约6.6%。

事实上,格特曼认为,冠状病毒危机“强化”了美元作为全球主要货币的地位。他指出,随着疫情在美国和其他地区蔓延,3月份避险需求大幅上升,美元随之飙升。

“或许更重要的是,没有明显的可替代美元的货币,” 格特曼补充道。“接下来的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欧元区和中国(的货币),占比都比美国小。”

欧洲冯托贝尔资产管理公司(Vontobel )的高级投资策略师舒伯特(Sven Schubert)也指出,人民币和欧元是未来几十年最可行的两个选择。但他表示,这两者都还不是“真正的竞争对手”。

舒伯特说:“美国金融市场的深度是无可匹敌的,各国央行仍倾向于以美元作为其外汇储备的主要币种,全球主要商品都以美元交易,而大多数全球贸易合同都以美元和欧元报价。”

作者: 王继洲

王继洲的博客,知名财经微博,乐园股市直播。著名证券评论员,资深分析师,证券投资“拐点理论”、“景气理论”的创立者,独创了指数整数箱体法则,“龙虎豹”三榜选股法,猛龙过江操盘模型;曾任职国内最大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研究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