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20年理财排行榜 财经头条 正文 下一篇:

猎豹移动财报:营收下降厄运下,求生技能满分

配图来自Canva

盟友关系破裂、新冠疫情影响、新业务难有突破,猎豹移动逆风翻盘之路,任重而道远。

不曾想,从成立、上市,到出海全球化发展都顺风顺水的猎豹移动,会在十周年之际,陷入泥潭。而海外盟友关系破裂没有盼头,国内竞争激烈难以融入,移动猎豹的“难”从新财报中可窥视一二。

近期,猎豹移动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猎豹移动总收入3.94亿元,同比下降59.4%,但超出上个季度给出的业绩指引;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的净利润为1.94亿元,上年同期为4850万元;Non-GAAP下归属猎豹移动股东净利润为2.44亿元,去年同期为8250万元。

猎豹移动财报数据,喜忧参半。喜的是成本管控得当,收入下降的情况下仍实现盈利,甚至在财报发布后,猎豹移动盘前股价上涨了14.66%;忧的是新业务羽翼未丰,业绩难回巅峰,翻盘之路何时是个头?

“猎豹”穷途,寻新路

猎豹移动陷入穷途,要从2018年开始说起。

2018年底,Facebook中止与猎豹移动合作,并在猎豹移动游说之后,仍拒绝恢复合作。而猎豹移动是Facebook顶级流量供应商和Facebook移动广告平台重要的合作伙伴,Facebook此举不外乎砍断了猎豹移动的“财路”。

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猎豹在海外市场的移动公用产品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8.6%至0.93亿元人民币,主要由于该公司自2018年12月以来暂停了与Facebook的广告合作,以及MAUs的下降。

祸不单行,Facebook之后,Google单方面终止与猎豹移动的合作,此举几乎断掉猎豹移动海外的收入来源。

2020年2月,Google在未明确告知合规标准情况下,以“APP外广告”为由单方面中止与猎豹移动的广告合作,全面下架猎豹移动相关APP。这对于总收入21.9%来自于谷歌,移动用户群50%以上都在谷歌平台、其他收入也依赖谷歌的猎豹移动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时至今日,海外盟友关系破裂对猎豹移动工具及移动娱乐业务仍有影响。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业务的营业利润为5650万元;移动娱乐业务的营业亏损为2090万元。

对此,猎豹移动 CEO 傅盛表示:“我们还是没有恢复与Facebook以及Google的合作,这导致我们很难获取新用户以及变现流量。海外收入仍在继续下滑;在如今的国际形势下,我们对恢复和Facebook及Google合作已经不具备足够的信心。”

至此,猎豹移动将重心从海外转移到国内,开启了付费会员模式等等举措,小有成效。

财报数据显示,猎豹移动2020年第二季度工具业务付费会员规模和业务收入继续向好。安全工具金山毒霸2020上半年会员业务收入为2019年全年收入3倍,会员规模提升至2019年的2.4倍。手机清理工具猎豹清理大师会员收入、订单量同比实现倍数增长,月均复购率超4成。

只是,今年疫情拖累国内外整个线上广告行业,互联网公司广告业务深受其害,猎豹移动也不得不锁紧裤腰带,过上“紧巴”的日子。

勒紧裤腰带,过上“穷日子”

疫情下,互联网行业进入低谷,广告行业不景气,加上自身原因导致企业经营情况下滑,猎豹移动要做的就是开源节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而对于自身面临的困难,猎豹移动官方也毫不掩饰并积极应对,且做出相应的应对举措,缓解公司压力,“节流”也就成为猎豹移动当前要务。猎豹移动首席财务官任今涛明确表示:“本季度,我们继续精简运营,优化移动互联网业务和AI及相关业务的成本费用结构。

从财报数据来看,猎豹移动精简运营成本的效果很明显。

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猎豹移动成本为1.137亿元(约1610万美元),同比下滑65.2%,主要受剥离LiveMe以及海外市场带宽和云服务成本降低的影响;非GAAP营收成本为1.134亿元(约合1610万美元),同比下滑65.3%。

再有,2020年第二季度,猎豹移动总运营支出为4.634亿元,同比下滑33.7%。其中研发支出1.25亿元,同比下滑40.8%;销售及营销支出2.056亿元,同比下滑46.2%;一般及行政支出1.338亿元,同比下滑13.8%。

至于对于如何解压,也就是怎么过“苦日子”,傅盛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解释得非常清楚。

一方面,严控海外业务的成本费用,精简海外业务运营,这是为了缩减成本和支出,提高运营效率改善运营亏损;另一方面,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开拓新的市场,以期实现业绩的增长。

众所周知,无论是在昌盛期,还是在低谷期,商业的本质都是开源节流,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增加收益。

而猎豹移动在严格管控成本,制定了发展战略之后,有了明确的押注目标——AI业务。加上,猎豹移动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及短期投资32.02亿元,以及长期投资20.64亿元,奋起势头仍然强劲,寄希望于AI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AI生意,见效慢

人工智能时代,百度、腾讯、阿里、搜狗、网易等互联网企业纷纷将AI作为驱动经济增长的引擎,猎豹移动也不例外。

自2016年关注All in AI以来,猎豹移动AI业务的拓展已过了4个年头,无论是B端还是C端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目前已为轨道交通、医疗机构、大型商场、学校、政务大厅等20多个行业场景,提供智能解决方案、机器人部署,帮助企业、产业降本增效。

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AI业务方面,猎豹移动实现收入1945万元。具体来看,猎豹移动在全国32座城市、887家商场,完成部署超7000台网红营销机器人豹大屏,截至目前,可精准触达日均客流6240万,机器人日总交互次数超566.7万。

再有,截至2020年7月,猎豹移动旗下猎户星空智能服务机器人在全国落地超11000台,服务总人次超2亿,服务客户近1800家,这成绩在AI服务机器人领域,还算不错。

但不得不说,2020年第二季度AI业务的增长,有一大半原因是,突发的新冠状疫情带动了AI产品需求的爆发。当疫情带来的市场红利褪去,猎豹移动能否保持AI业务这一营收增速,我们不得而知。况且,猎豹移动将AI业务定义为长期增长引擎,可AI业务进展缓慢,是否能为猎豹移动带来可观收入,还是个问题。

总而言之,陷入低谷的猎豹移动,自救模式十分奏效,但距离巅峰时刻的差距还很大。由此,当下的猎豹移动急需新的业务增长点,但AI领域群雄逐鹿,猎豹移动能否占地为王,仍是个迷。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作者: Bitstamp

BitStamp曾经是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长期作为MtGox强有力的对手,交易费用收取0.20%-0.50%费用,在美元/比特币市场中,相比于其它交易平台较低。BitStamp创始人是纳杰克·科德里奇(Nejc Kodric),2011年8月,他与戴米安联合创立BitStamp。2013年10月,Bitstamp获1000 万美元投资,投资者为Pantera Capital Management。2015年1月,Bitstamp不幸遭遇黑客攻击,价值510万美元的比特币惨遭洗劫,平台一度关闭。不久,Bitstamp劫后重生,目前已恢复正常运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