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没有店员,被自动化取代的基层员工该何去何从?

Amazon Go用人工智能自动化取代店员,是合理的科技演化,然而,对基层员工来说,商业自动化其实是雪上加霜,让早已存在许久的结构性失业问题将更加复杂。未来20年,世界各地广大的中产阶级将会消失,将被影响的广大白领员工,必须积极相应。

广告联系QQ16155-384(理财排行榜:www.752520.com)

店内没有员工补货、没有员工带路,也没有员工掌柜

相信最近许多人都看过了Amazon Go的宣传影片。影片中的超商整洁舒适,许多时尚一族走入超市,拿了商品就走。店内没有员工补货、没有员工带路,也没有员工掌柜。

事实上,这与现实已相去不远,美国BestBuy门市中已开始采用自动贩卖墙,让购买电影和游戏的消费者可以在平板电脑购物、下单后快速领取商品。而美国B&H电子量贩门市则是拥有快速结账与包装系统,让消费者只需拿购物清单去柜台结账,之后再至店出口领取已打包好的商品,大大减少了柜台的流量(与数量)。完全自动化系统只是合理的科技演化而已。

然而,很少人会去探讨:这些被科技取代的服务业员工究竟都去哪里了?

基层员工机会大减、薪资停滞

走进旧金山、曼哈顿等雅痞族(尤其科技一族)天堂,你会发现超市中充斥着拉丁裔、非裔员工。而论人口而言,硅谷的科技公司绝大多数员工都是白裔与亚裔,而美国其他现代都市如纽约、波士顿、西雅图、华盛顿等城市,也可以看到白裔与亚裔人口将其他族群用超高房价、超高物价赶出市中心。

美国许多基层服务业员工薪资仍留停在基本工资水平。旧金山市基本工资为2600美元,纽约、西雅图市为2400美元,但是在旧金山,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单人套房每个月租金超过3000美元,曼哈顿亦然,而西雅图虽较便宜,但同规格公寓月租仍要2000美元。

美国结构性失业问题已相当严重,而且没有减缓的趋势

在旧金山,城市警察局的工资无法负担旧金山的生活开销,因此城市警察和办公人员都住在市外。在纽约,曼哈顿的各类店家门市员工几乎都须搭乘近两个小时的地铁上班,更有许多员工来自于纽约各区极贫困的的公租房。

随着商业自动化脚步加快,对于基层服务业员工而言无疑雪上加霜。美国2016年整体失业率虽降至4.9%,如果进一步抽丝剥茧,可发现拥有大学以上学历的失业率仅2.6%,但只有高中学历者失业率达5.4%,高中肄业者则已高达8%。

论人种,非裔与拉丁裔失业率远高于白裔与亚裔。而在美国金融危机后不久,底层员工失业率是高层的两倍到五倍。

可见,美国结构性失业问题已相当严重,而且没有减缓的趋势。

基本工资上调的困惑

面对结构性失业,许多左倾政府的应对方式就是调整基本工资。然而,从商业角度看来,调整基本工资其实是表面功夫。

原因很简单:如果你今天是一公司老板,成本越高,带来的商业价值就必须等比例(或超比例)的提升。单方面调整工资,并没有提升该员工份内工作的获利能力。

因此, 当原本每小时10美元的产能无故变成每小时15美元时,其实是刺激老板去寻求其他控制成本的方式 。而羊毛出在羊身上,老板要砍的成本,一定会从该员工的福利和相关成本上动刀,对员工不见得有利。

相对于整体产业而言,当基层员工薪资硬性调涨,反应在各种成本上,最后会近一步导致物价上涨。基层员工表面上调薪,事实上物价购买力不变、甚至还可能更低。

拜科技所赐,电子商务发达不说,现在连仓储和运输都开始走向自动化,美国零售业也已逐步开始调整策略。

受到互联网冲击的达芙妮实体门店锐减

据达芙妮发布的2016年上半年盈利预警报告显示,仅今年上半年,达芙妮就净关店450家,包括400家直营店和50家加盟店。曾经风靡一时的美特斯邦威经营状况也不乐观,2013年还拥有直营店和加盟店近5000家,到2015年末已经仅剩3700家,销售店面减少约四分之一。陪伴“80后”的真维斯,4年之内关闭了1012家店面,到2015年只有2249家零售门店。而2016年双十一猫淘宝交易额达1207亿元 再创历史新高

原因很单纯:在达芙妮打开实体门店,除了仓储物流以外,还需要大量员工加班来顾店打扫;反观,如果将购物促销活动移至电子平台,公司只需担心仓储物流,毛利远高于于实体商店的促销活动。

这一切发展,对基层员工最大的威胁,在于自动化科技的进步神速。 不光是零售业员工会被自动化和电子商务取代,在不久的将来出租车司机和卡车司机都会被无人车取代。

不管怎么上调涨基本工资,也只是给予相关企业更大的诱因去投资和购买自动化解决方案,实际上造成自动化取代低阶劳工的问题恶化。要实质改善问题还是必须面对社会基层劳工的生活质量与教育问题。

贫穷复制,我们真的了解基层吗?

要面对结构性失业,我们必须探讨低薪与贫困造成的恶性循环,事实上,低收入户除了生活质量较差以外,创造额外财富的管道比其他人更少:贷款利息极高、存款利率低(达不到高利息定存的存款标准)、购买租赁不但很少有折扣,时常还需要担保人。像美国一样腹地广大的国家,银行、运输、零售甚至退出贫困小区,使贫困居民必须仰赖黑市和非法服务生活。

美国公租房以及社会福利滥用情况严重,原本应该是帮助失业和清寒家庭减缓经济负担、重新进入良性工作循环的福利政策,现在已经变成惯性的贫穷复制。

在纽约,公租房的居住时间飙升,从1995年的17年、到2005年的19年,到今天的22年,三代同堂的情况并不罕见。纽约市目前有17.8万个公共住宅公寓,和27万个家庭的候补名单,公共住宅中的贫困人口占纽约市人口近10%。

实体经济下滑之后带来更严重的就业问题

类似的情况在德国也日趋严重,德国贫困人口已超过15%,而其相对慷慨的社会福利政策使用人口渐多。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情况下,社会福利使用人口受困于经济困境,已开始大幅跨世代复制贫穷。

在国内许多人相信高考确保贫困家庭有翻身的机会。而事实却低收入家庭经济负担大,小孩不但要分担家庭经济重担,根本不可能像是中产家庭与富裕家庭般花费大笔钱帮小孩补习。

目前为止,不管是富裕欧美国家还是国内都尚未解决结构性失业的危机。在提供社会福利之余,国家也不能忽视贫困与失业人口的技能升级之相关教育机会。

模棱两可的道德观点

结构性失业问题的根本来自于多数社会公民模糊的道德观点。 许多现代化社会公民多被灌输一定的社会自由主义思维,除了在法治上推崇政府巩固公共利益,在个人行为层面也推崇伦理关怀观点,主张提供弱势人口比他人更多的帮助。

然而,在现代化社会盛行的资本主义风气弥漫,许多公民亦有古典自由主义倾向,希望政府不要干涉经济和社会活动。在个人行为层面,许多人相信自食其力原则,并鄙视不劳而获的行为。更甚者,甚至可演进成为主张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或自扫门前雪的极端功利主义。

对于社会大众而言,大家极有可能因为仇富情结而左倾,亦有可能因为阶级与种族歧视而右倾。两种意识型态并存,却并非两者并用,而是潜意识可能被其中一方煽动。情节好比电影鬼打墙,当自身性命难保时,煽动任何一点族群对立都能让一般大众大开杀戒。

线交易平台的成熟,证卷交易所行员与投资银行的交易员人数大减

这种自相矛盾的道德立场很明显,多数中产阶级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跟资方抗争、支持对富人课税,但是对于社会基层劳工的工作机会却毫不关心。

在面对自动化工业的竞争,明天被取代的工作已不只是蓝领工作,而是坐在办公室内的白领员工。因为信息和系统整合,公司所需办公人力减少。因为法律和会计信息系统的成熟,法律和会计事务所不再需要大批助理和秘书。因为在线交易平台的成熟,证卷交易所行员与投资银行的交易员人数大减。

二十年后,世界各地的广大中产阶级将会消失

在面对这二十年内即将发生的结构性问题,现在的社会大众必须以一致的道德观去看待社会各阶层,并合作思考社会福利、教育学习以及产业转型政策,而不是冷眼旁观、嘲笑基层失业人口不够努力。

本文已进行版权登记,版权归属公子义【微信ID:gongzi348】专栏作家,心理研究专家,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原创文章,欢迎订阅,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作者: CITIC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称:CITIC Securities Company Limited)是中国证监会核准的第一批综合类证券公司之一,前身是中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于1995年10月25日在北京成立,注册资本6,630,467,600元。 2002年12月13日,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中信证券向社会公开发行4亿股普通A股股票,2003年1月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交易,股票简称“中信证券”,股票代码“600030”。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2018年度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指标排名数据,中信证券的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等指标在行业均排名第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