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的几种观点 - 2020年理财排行榜

中国崛起的几种观点

我觉得对“中国崛起”这样一个现象,无论怎样评估都不为过。我把它看成是人类经济史上,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最为壮观的历史事件之一。道理很简单:

英国工业革命到现在接近250年,但是目前为止,只有10%左右的人口真正生活在完全工业化的国家。如果中国能够完成自己的工业革命,就意味着又多了20%的人口能够进入现代工业文明的生活之中,而且是用更短的时间。英国工业革命用了好几百年,我们目前为止只用了30多年,再往下发展二、三十年,总共也就五、六十年的时间。

而且中国崛起不靠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战争,却带给全世界经济巨大的拉动力量,这个力量相当于当年大英帝国崛起的100倍,相当于当年美利坚合众国崛起的20倍。

所以这个力量非常强大和伟大,它拉动非洲、拉美和亚洲,甚至欧美发达地区,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增长机遇。另外,中国还有可能在人类文明现有基础上发展出新的增长方式、创造新的工业文明和文化

我们大家知道40多年前,中国还非常的贫困,当时的人均收入只有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但是中国今天已经成为全球最大、最具活力的制造业中心,生产全球一半的钢铁(是美国的八倍),全球60%的水泥,世界25%以上的汽车。

中国目前也是全球最大的专利申请国,专利申请总数已经超过了美国和日本的总和。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一系列工业产品和农产品的生产大国,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

从全球前五大工业生产国的制造业生产总值来看,1970年代中国在最底部。但是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经济一步步上升,先后超越其他老牌工业强国,甚至在2010年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而且增长的趋势很难再被扭回。我们再看专利申请总数,中国也是从世界排名的底端开始起步,到了90年代末期和2000年初期便开始把发达国家一个一个地超越,目前专利申请总数远远超过了美国与日本的总和。

解释中国奇迹的几种观点

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在很多解释中国过去增长奇迹的理论中,我找出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目前为止的超常增长不过是一个政府利用各种行政资源和初步市场化改革红利,以廉价劳动力、低效率的政府和国企投资为手段,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所制造的“振兴假象”。因此根本不可持续。

一句话,中国没有一系列当年使得西方产生科学和技术革命的政治、文化、经济、宗教和社会条件。因此,中国不过是拙劣、虚伪且不踏实的模仿者而已。这种观点在国内外非常有代表性。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不过是向历史的自然回归。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和先进文明,是唯一一个没有中断过的文明体系,只是到了英国工业革命时才开始落伍了。因此,中国文化的优越性决定了它再次崛起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正如拿破仑所说:“中国是一头睡狮,一旦觉醒就会再次震撼世界。”所以这个观点认为中国崛起毫不奇怪,是向其伟大历史和文化传统的自然回归。

两种观点经不起推敲

在我看来这两种观点都经不起推敲。首先,一个缺乏良性激励机制、有效社会管理制度和包容型开放经济结构的国家,不可能在改革开放后保持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从一个贫穷的农业社会,迅速转变成一个全球最大、最具活力的制造业中心。

这一点,资源富饶的非洲没有做到,政治和金融制度更加“优越”的拉丁美洲没有做到,工业、科研、教育基础更加雄厚的东欧和俄罗斯在引进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后也没有做到。

其次,如果灿烂的古代文明和优秀的文化传统是中国再次崛起的根本原因,为什么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埃及、印度希腊和奥斯曼帝国的重新崛起呢?

我们需要新的观点和理论。

首先我们需要把西方近代文明的神秘面纱揭开。

哈佛大学经济史学家斯文·贝克特在研究了英国工业革命以后指出:

当年的大英帝国,作为第一个开启工业化的国家,并非是一个后来人们所描绘的自由、开明和廉政的国家。相反,它是一个军事开销庞大的、总是处于战争状态的、奉行干涉政策的、高税收的、债台高筑的和极端贸易保护主义的官僚集团和强权国家。

看来大家一定要知道历史,要多读历史。如果你觉得这个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还不够著名,我引用一个最著名的经济史学家,莫基尔(Joel Mokyr),他是美国西北大学的著名经济史学家。

他认为在工业革命的前夕和初期:

英国社会几乎没有什么法律和秩序来保护工业财产和人权,而是充斥着大量的抢劫和偷盗,以及由经济或政治上的民怨引起的地方暴动。因为没有官方正式的法律执行机制,整个英国依赖着民间残酷惩罚的威慑效应维持治安。惩罚大多是私人性的,犯罪预防大多是民间自己实施的:超过八成的犯罪惩罚是由被害人私下实施执行的。

因此,仅仅靠指出中国的问题,不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和解释中国的增长奇迹。中国的问题非常多,别的国家问题也很多。但是为什么中国增长这么快而别的国家做不到?

很多人会说中国奇迹没有什么了不起,它做对了的事情不外乎是搞了市场经济。但是一听到这个解释,菲律宾就笑了,它搞市场经济比你中国时间长,为什么没有同样的效果?乌克兰和俄罗斯也笑了,他们搞市场经济比你中国彻底,为什么他们没有起飞?拉丁美洲国家也笑了,他们独立建国搞市场经济时,你中国还在哪里?

所以,要找出中国做对了的地方看来还真不容易。(作者:文一)

作者: 樊纲

樊纲,男,祖籍为上海市崇明县,1953年9月生于北京,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主要学术专长是理论经济学,长期从事经济学研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