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增长乏力,唯一存在机会的只有中国 - 2020年理财排行榜

全球增长乏力,唯一存在机会的只有中国

如今黑天鹅事件不断,应该考虑的是怎样保护你的钱袋子。

说黑天鹅事件就是不可控的,很多时候是没有预料到的,但是黑天鹅事件是有迹可循的。当经济政治、社会、政策的弦绷到了极度的环境下,出事情的可能性自然就大了。此时此刻我们就面临着这么一个环境。

从另外一方面讲我们并不能够说这些黑天鹅事件真的没有任何的历史轨迹,只是我们听到的声音是政坛精英们的声音,是媒体主流们的声音,是华尔街交易员的声音。

这些声音代表的是精英思维、精英逻辑。它告诉你如果你不按照我的思路走的话经济会出大问题,市场会出大问题,你所面临的成本非常高。其实这些成本不是一般老百姓的成本,而是政治精英们的成本,华尔街的成本。

他们没有意料到的是这个社会的怨愤已经到了极度的程度,老百姓们并没有享受到好处,所以他才会说“不”。

自从二战之后全球经济发展围绕着一条主线,就是全球化,从欧洲共同体的产生到日本的崛起,到亚洲四小龙的奋起急追,到北美贸易区的产生,到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到欧元在欧盟中间的一体化。

实际上都是这条全球化过程中间的一个轨迹。全球化带来了生产的分工、贸易的分工,资金的自由涌动,信息的自由涌动,到欧洲甚至达到了人员的自由涌动,这就带来了生产力的提高,大家都赚了钱。

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70年再也没有发生过一次超过区域性的战争,就是因为大家都赚到钱了。但是全球化最终令大量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工人失去了工作,最终使得贸易和分配之间越来越不均匀了,全球化到本世纪初已经现出了疲态,但是格林斯潘撑了一下,结果撑出了全球金融危机。

各个国家走来走去都是印钱,印钱是不够的,印钱带来了更大的问题是几乎所有新制造出来的财富全部聚集在世界最少的一处具有投资能力的人手上,而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人,他们的财富,他们的未来还没有从危机中间爬出来。

看看欧洲的货币政策,再看看日本的货币政策,此时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但是货币政策还需要进一步继续的宽松。再看看美国的政策。所有的货币政策都面临改革,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怎么改,这就带来了黑天鹅事件的可能。

自从金融危机之后的每一年经济学家在每年年初的时候的预测总是最高的,之后每个季度开始慢慢的下调它的预测。我们相信这个趋势也会出现非常类似的预测下调的空间。

我认为,今后的十年全世界就是再一个没有增长,没有通胀,没有收益率的时代中间生活的。如果我们要看全球增长的话全球的投资自从金融危机之后一蹶不振。如果我们要看美国、日本、欧洲趋势的话,已经大幅度低过了中间历史的趋势,唯一一个增长在历史趋势之上的是中国的投资趋势。

此时此刻真正能够把全球的增长重新拉起来,拉到一个可持续的,自我深层增长的良性循环,我认为要么靠改革,要么靠科技上面出现一次大的突破。科技突破早晚会有,但是我相信没有这么快就到达,至于改革在目前的时候没有太大的信心。

因此今后十年我们必须要面临的环境就叫做增长难,目前我们所见到的增长不过是在QE下面产生出来的货币化,是政策印钱堆出来的增长,并不是真实的增长。接下来的十年还会面临的是同样的环境。

缺少了增长通货膨胀就出现了,只是通货膨胀发生在了不同的领域里边。由于全球范围QE发出来的流动性都不能够进入到实体中间去,那么实体经济中间的CPI通货膨胀自然就起不来了。但是大量的资金滞留在货币领域,金融领域,所以金融通货膨胀压力非常的大,只是我们经济学家发明了CPI,没有发明FPI,FPI是金融资产价格。

这一轮QE的重要特点是把资产价格炒起来了,但是并没有把实体经济真正的带活,要想在今后十年中间能够维持一个好的生存空间必须要投资,必须要聪明的投资,因为黑天鹅事件会迭起。

全世界的货币政策全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要注意当开始做基础设施建设的时候短期的利率会在下面,长期的利率会慢慢下去,美国资金成本会有所上升,但是超宽松的货币环境我认为今后可预见的将来会一直维持下去。

说实话,欧洲今天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复苏,所谓的GDP增长是用钱砸出来的,砸出来钱的代价是什么?欧洲央行几乎把欧洲的那些国债基本上都搜罗到他的箱子底下去了,只剩下银行要的资本金。

所以现在市场上基本上看不到太多的国债了,因此他想再QE也难了,而负利率政策把银行搞的很惨,把银行的利润空间给挤压了。所以欧洲央行迫切的需要变招,但是变招不意味着退出QE,而是用其他的形式继续QE。在日本也是同样的情况。

中国经济在改善,我们可以看到房地产价格已经把房地产从低谷拉了起来,房地产开发相关联的建设是目前拉动中国经济最大的动力。除此之外是重型卡车的销售、电力的销售,以及汽车的销售。我们相信短期内中国经济从一个今年上半年低迷状态下面会有一定的复苏,有一定的恢复。

解决中国经济的处方一定是重新激起民营投资的积极性。

如果你要想从基本面来分析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无论你是看人口结构还是看收入增长,无论你是看房地产的供需还是看房地产的库存中国的房价都应该跌。但是你用任何一个逻辑去分析中国的房地产你就错了,因为今天中国的房地产不是住房属性,而是金融属性,这是一个投资产品。

这么多的钱积在金融领域里边,房价不涨才怪。所以此时此刻不要去赖投机者,此时此刻不要去找那些离婚人的麻烦,他们都是可怜人,此时此刻的问题在制造流动性的那些人身上。

政府开始在各地一线、二线城市打压房价,这个是不是房地产牛市的结束?这个你要去问政府,我认为今天政府对于房地产市场向上的方向不会打压,也不敢打压,因为这是唯一的有机增长引擎,如果今天房地产完蛋了,中国经济跟着完蛋。

房价什么时候开始跌我不知道。但是当一天房地产开始往下走的时候人们会突然发现中国经济最强的一环,那就是中国经济和地方债紧紧的连在一起。

还是那句话房地产市场,房价什么时候跌我没法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日本在1990年房地产泡沫顶峰的时候,日本住房的价值,整个国家住宅的价值相当于GDP的200%,美国在美国房地产泡沫的顶峰,美国整个国家房地产价值相当于美国GDP的170%。中国已经超过280%,甚至更高一点。这个是在现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去杠杆不代表整体经济去杠杆换句话说中国经济最弱的那一环的去杠杆是建立在老百姓增杠杆基础之上的。

所以大家要明白今后几年要把握风险,当信贷周期开始回落的时候你必须看清楚你的现金流能不能承受的住,不仅仅是你的现金流,你的上游、你的下游的现金流是不是能够承受的住。

我们已经有十几年信贷周期光有上升周期,没有下降周期,信贷周期是经济学中间的一个基本工具,我相信政府有能力把这个周期伸长一点,但是未必有能力拉平这个周期。这是中国经济今后几年所面临的大挑战。

中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我们的投资,尤其在制造业的投资已经太多的过剩了甚至我们在许多基础设施领域里边的投资也已经产能过剩了。中国制造这个产品在世界各个角落已经七七八八了,在这上面也撑不住了。所以我们很难维持过去成功的经济模式再进一步的复制下去,中国经济需要转型。

当下一个经济周期过来的时候,我认为中国经济会从制造业转项服务业,下一轮能够达到4%的增长就不错了。战后以来还没有一个国家成功的从制造业主导的经济性转移到消费主导的经济持续维持4%的增长,没有一个国家出现。如果我们能够做到4%增长的话谢天谢地。但是我觉得中国有这个可能,因为今天我们的居民储蓄率是28%,

很多90后们到了每个月的月底是月光族,花完了最后的一分钱,他们一结婚,父母的钱包也贬了一截,中国的储蓄率会出现大幅度的下降。90后之后是00后,00后之后是10后,这是中国未来的消费大军。这些人对于消费是有要求的,要体验。

我曾经去了长城,正好去了长假期,我跑到长城给自己拍了照片,照片上面全是人,这就是今后旅游业的空间,这就是今后的增长点,这个就是商机。看哪里所得到的服务,哪里旅游业进化的水平比国内高出一截。

这是今后几年中国经济必须要变的,但是我对于这个的变化充满信心,我认为中国的企业足够聪明,想赚钱的毅力足够强。我认为中国经济今后十年的第一个大趋势就是个性化的消费,中国经济第二个大的优势是人民币出海。

此时此刻资金流出去遇到各种各样的障碍,但是我相信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几年之后当中国的信贷周期作出了一个比较完善的调整,汇率回到一个更合适的地步,资金的开放是不可避免的。

这对于全球资产价格的震撼不会小过当年中国制造对全球消费市场的震撼。此时此刻我们站在了一个新的经济转折点上,尽管我们面临着许许多多的问题、风险,同时我们又可以见到新的机遇。(作者:陶冬,有删减)

作者: 金牛九段

金志毅简介 《新华社》瞭望智库团成员之一、四川大地融金投资集团公司CEO、重庆三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重庆币合实业CEO、《中国证券网》2010年上半年最具影响力博文第十名;《金融界》2010年十大吧主第二名《中央电视台证券资讯频道》特邀嘉宾;金牛九段专著《中国股市大底大顶预测》一书正在全世界书店热销; 《证券市场红周刊》 专栏作家; 《股市动态分析》专栏作家; 《信息早报》专栏作家;《新快报》专栏作家、《宁夏卫视》、上海第一财经特邀嘉宾、《山东卫视》特邀嘉宾 、《云南信息报》专栏作家、《辽宁省广播电台》特邀嘉宾;《重庆电视台》特邀嘉宾;《重庆广播电台》特邀嘉宾;大摩投资大魔证券培训学校特邀讲师路透社专家团成员之一,多家大学金融系的客座教授; 独创了用技术分析与基本面分析综合研判大盘走势的方法,极具实战价值。
返回顶部